關於部落格
同人及個人創作努力中,天空推薦大感謝。




  • 374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載:[Neverland /番外] 各人各自的理由/派翠西亞








「我知道我是膽小的,如果沒有認識克菲爾,我或許沒有勇氣踏出這一步……就算馬斯多努爾的漆黑的劍身擋在我面前時,是那樣的讓人安心──但是背後仍冰冷著。」
 
「我不知道這個決定是好還是壞,我只想證明,證明我的決定沒有錯。」
 
「戰士,是捍衛。我想要保護別人,當然,前提是有人給我保護……」
 
「孤獨,所以我微笑。」


 



Ⅰ、 派翠西亞
  

  她是派翠西亞,安塔妮雅維恩王國的貴族子女。
  金棕色的大波浪卷髮用高級的絲綢攏成了一個在後頭隨風飛揚的馬尾,翠綠如茵的眼睛,一向是他們萊因家族的象徵。身為一族之長的么女,派翠西亞從不否認自己從小的生活是極為富裕的,就像是所有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女孩們,在這樣優渥的環境下成長的她,不免養成大小姐會有的性子。有些任性的個性,造就了後來當她看見刀劍劃過空氣所產生的劍影弧線時,那莫名的偏執。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悸動,她的心神全部被那閃動的銀光給奪去……
 
  
  「讓我學劍術吧,父親。」她向一臉嚴肅的男人求道。
  不同於其他小姐喜歡刺繡、作畫、彈琴與歌唱,她喜愛劍術,手中握著的重量令她迷戀,他喜愛揮舞著她的劍──馬斯多弩爾,她向她父親要來的寶貝。
  
  但能夠從父親那裡要來這把舉世珍貴的劍,但這並不代表她的家人贊同她學習劍術,就像是所有封建社會下──儘管安塔妮雅維恩王國是以『女皇』繼承,不同於其他父權當道的國家──
  
  
  在父親眼裡不學無術的她、在兄弟姐妹心裡任性的她……她什麼也不是,什麼,也做不好。
  

  她只能在空中劃了劍弧後,當汗水在訓練場灰黑色的地板上,染成了深色水漬的同時,悄悄地,將自己的委屈一併宣洩出來……
 
她想要證明自己的選擇並沒有錯。
 
 
§ § §

「啊!」

鏘噹!
一聲清脆的金屬聲與濺在沙土上的暗紅,派翠西亞摀著自己大意劃出的傷口,眼角懸掛著洩氣與不甘,小小的她咬著自己的唇,狠狠的瞪著躺在地上的黑色劍刃。
 
「西亞?怎麼了?」柔柔的女聲自派翠西亞的頭頂上傳來。
「姊姊……痛!」
撒嬌地伸出受傷的左手,年幼的她含著淚水,要自己的姊姊治療。
 
「怎麼那麼不小心呢?」心疼的看著妹妹身上的傷口,裘莉亞溫柔的用柔和的聖光治療妹妹的傷口。溫柔的光線溫暖派翠西亞,她瞇起眼享受姊姊的關心。
 
「好了。」裘莉亞帶著笑容,滿意的拍了拍傷口癒合的地方。
「那麼快?」抬起小小頭顱,派翠西亞問道。
「因為是西亞啊!」
 
看著在陽光下顯得萬分神聖的姊姊,心智尚未成熟的她聽不出裘莉亞背後的關心──『因為是西亞,當然用最好的治癒術治療。』,她只覺得羨慕,短暫的忘了地上靜靜躺著的馬斯多弩爾,而被那美麗的聖光給吸引。
 

 
如果……
一種想法從內心處深升起。
 
她開始分心注意起一個聖職人員該會的事情,常常看著他們身穿的潔白祭司服發楞,耳中聽著他們用如何溫潤的聲線喃喃的唸著治癒術與對世人的關懷與愛。
 

 
如果是我……
她開始想像,當那件象徵神的使僕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時……雖然她依舊喜愛劍身沉甸甸的重量。
但是手把的溫度確實比從前冷卻許多。
 
 
§ § §


 
看著地上的黑色劍身,她努力的眨了眨眼睛,目的是不希望淚水掉下去……
兄長的話那清晰猶在耳──「你永遠都不可能成功!」
 
冰冷的翡翠色眼眸這樣從上直直的盯著她,她感到害怕。
 
「別癡心妄想了,如果你搞不懂你要什麼。」那是兄長最後的告誡。
 
§ § §


「我要讓他們刮目相看!」
 
在她十三歲那年,再次被兄長以犀利的劍術打敗後,半跪倒在地上的她,咬著牙立了個誓言。
 
 
「我……要離開這裡。」
 
派翠西亞暗暗的又立了個誓。
她不是笨蛋、也不是白癡,她知道其他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兄長的話提醒了她,她知道自己缺少了什麼……一種執著
 
三心二意是成就不了什麼的。
 
馬斯多努爾黝黑的劍身在陽光下,默默地展現它主人的執著。



那年,她十五歲。
§ § §
 

 
「克菲爾,我們一起去大陸上探險吧?」
「不──要,依你的個性,八成半途就會放棄───而且,你主要的目的是去看美男吧?」
「不是!我是說真的!當、當然看美男也是很重要啦……」
在大樹庇蔭之下,兩個站在下頭的男女,有了這段匪夷所思的對話。
 
派翠西亞捲著自己的金髮,半笑半認真的告訴她的青梅竹馬她的願望。
克菲爾‧鄂加斯,著名幻獸師之子,只是半挑著眉看著他的從小的朋友。
「真的?」
「真的。」
「不會半途又要說你要去當祭司?」
「……不會!」
派翠西亞收起了笑容,嚴肅的點了頭。
 
 
「那好吧,反正長老幾天前也跟我說了,該我去遊歷一番。」
「那你……!」
「那不一樣~你在的話我無法執行我另‧一‧番‧『遊歷』~~
「去你的!還不是把妹!」
「總比你老把兩個男人搞在一起好!先聲明,別把主意打再我身上──要不然我絕對不會跟你一起行動。」
「哼!」賭氣甩頭。
「也別想妨礙我把妹!」
「是是是~~大──情──聖!」翻白眼。
 
「先去想該怎麼跟你那群燕好道別吧~」她糗著克菲爾。
「那是當然的──這世界還有許多嬌花正等著我去摘。」克菲爾自認帥氣的笑了笑。
 
嬉笑打鬧著,他們就半開玩笑半認真的決定了一個足以撼動芬斯特大陸的道路。


沒有人會知道未來通向哪裡,但只要他們相信──總會有所收穫。
 
 
只是那時他們從未想到。
 
§ § §
 
看著晨曦漸漸地嶄露自己的光華,派翠西亞提著那把長約略到她的腰際的劍走出了家門。
她沒有跟她的家人說,因為並不需要。
 



 
「我知道我是膽小的,如果沒有認識克菲爾,我或許沒有勇氣踏出這一步……就算馬斯多努爾的漆黑的劍身擋在我面前時,是那樣的讓人安心──但是背後仍冰冷著。」
 

「我不知道這個決定是好還是壞,我只想證明,證明我的決定沒有錯。」
 
「戰士,是捍衛。我想要保護別人,當然,前提是有人給我保護……」
 
「孤獨,所以我微笑。」
 


 
「我不後悔。」
 


 
  微風輕拂過那腦後金黃色、在陽光閃爍著的秀髮,派翠西亞拿著她的愛劍,陽光直射刀身讓她面對劍身的臉上有著黑色的淺影。她微笑著,然後騎著她的愛馬──葛林,離開了安塔妮雅維恩。
 


 
旅途,因此展開。
證明自己,這就是她的理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