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及個人創作努力中,天空推薦大感謝。




  • 374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ways OPEN!》7-11角色擬人本宣傳頁

 Section 1

 

  他是一隻貓,白色的。白色不是一個適合流浪貓的顏色,尤其在陰暗骯髒的窄縫中穿梭時。雖然他沒有資格、也沒有心情注意自己的外表,但當白進灰出、甚至黑出,誰都無法不介意。

  白色是個適合公主的顏色,或許。可是他不是。

  淋點雨,應該可以稍微清洗一下滿身黏汙吧?不到三秒就全身溼透的降雨強度打得他皮膚生疼,迎面暴掃而來的風不只吹得他頭越來越痛,也吹得他心底越來越冷。身體開始發熱,視線也跟著模糊。等到完全看不見的時候,這一切就要結束了,是嗎?

  累了、倦了,想休息了。他不曉得這是否就是生命在漸漸消逝的感覺,只是覺得挺舒服的。暖暖的、又軟軟的,如果就這樣閉著眼,再也不要醒來──重新開始的他,能不能有人在意、擁有幸福?

  「喂、喂!你還好吧!」嗯?是不是有人在叫他?也罷,不重要,現在唯一重要的是他想睡了。睡到天荒地老。

 

 

 

Section 2

 

  其實他曉得的。名義上是寵物,但他從來沒想過要對條碼貓做什麼干涉。沒有特別去思考這件事情,只是生活是自己在過的,而他,只是想要一個人陪(隨便任何非害蟲的生物,不是人也可以)。不知為何,初見條碼貓的那個雨天,條碼貓孤獨溼透的背影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腦海中。要說是藉口也行,根本就不是無法丟下條碼貓不管,而是單純害怕寂寞吧。

  眼見自己就要說服自己了,可是、可是……他咬牙、握拳。臼齒磨碎也無所謂,手骨捏斷也無所謂──只是為什麼非得是這個男人不可!像是所有對可愛女兒有著深切執念的父親,不論對方是誰,全都配不上自己的寶貝。

  「隨便你啊……我不想管這件事了。」轉過身,對窗灑下的金黃陽光終究無法繞過障礙物,遮掩下的黑影寂寥落地。「不過,」依然沒有轉回身,語氣平靜得彷彿只是在交代今天晚餐需要用到哪些材料。「你要是敢讓他難過──」

 

 

 

Section 3

 

  午餐後的飽足感讓人好慵懶。從太陽初升起到烈日當空所蓄積的溫度在這時達到飽和,等著微風稀釋冷卻。偶爾無所事事地放空其實是很奢侈的,OPEN呈大字型半癱在沙發上,沒開電視、沒開收音機,純粹感受拂過臉頰細微的流動。而條碼貓躺在他的腿上,早已陷入半昏迷狀態。

  「吶,」懶洋洋的,OPEN將自己也快睡著了吧,「條碼貓,今天下午有空想出去玩嗎?」

  「不想……」意料之中的答案。白毛在OPEN將身上再蹭了兩下,得到安撫的撫摸和輕聲的嘆息。好不容易快睡著了,若是再吵醒他,他可就要鬧脾氣了。

  悠閒的旋律隨著不時緩緩飄動的窗簾起舞,時間的推移彷彿在瞬間靜止。也許是慢到令人產生錯覺,OPEN將閉上眼。視界黑了,但模糊的光線依然柔得讓人眷戀不已。

  這是貓咪和主人的午後。

 

 

 

Section 4

 

  OPEN將戀愛了。連遲鈍到極點的小竹輪都發現了,可見OPEN將實在失魂失得太嚴重。對於這件事情,店長僅僅聳了個肩,露出高深莫測的微笑;小桃則是憤慨地表示,OPEN將愛的絕對是她,她不但長得很可愛而且是個女生。

  「LOCK醬也是男生耶,你們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小桃不以為然,卻無法掩飾內心的緊張。

  接著來聽聽,跟LOCK醬幾乎可說是形影不離的小肉粽是怎麼說的。「LOCK醬當然要把自己LOCK得很完美。」她面無表情,沒有想再多說些什麼的意思。小竹輪歪著腦袋想了想,小肉粽的嘴角抽搐可能是他的錯覺吧。

  最重要的是,本人又是怎麼想的呢?

 

 

 

Section 5

 

  「你幹什麼!」金色髮絲在頸邊的用力磨蹭讓他很癢,加上腰連帶被攻擊,他只能努力掙扎。「LOCK醬,我好喜歡你喔──來跟我一起睡嘛!」

  原本就不習慣跟別人有過近的肢體接觸,被攔腰抱住當然有點太刺激了。「放開我啦,白痴!誰要跟你一起睡!」

  「LOCK醬好冷漠……」箍住腰的力道忽然鬆了下來,該趁這個空檔逃走的,可惜LOCK醬並沒有把握機會。OPEN很快地就振作起來,把他抱得更緊。「……可是我還是好喜歡你喔──LOCK醬──」

 

 

 

Section 6

 

  店長對他很好,他知道。不過,他也知道自己的心中始終抱持著某種奇怪的忠誠觀念。只想對一個人開啟通往內心的閘門。不過,現在的他動搖了。由裡到外展現出的溫柔總是特別吸引人,那是怎樣都掩蓋不住的。和英氣逼人的鋒芒不同,這是種柔和溫暖的光,令他禁不住落淚的那種。

  對方的指頭緩緩地摩娑著他的臉頰。「看著我,好嗎?」條碼貓依言,對上眼的瞬間卻讓他害怕。彷彿整個都要被吸進去了,想把頭轉開,但又動彈不得。

  「乖,不要怕。」有點不安。可是在他眼前的這個人,是他所信任的他。

  於是,他慢慢地閉上了眼。

 

 

 

Section 7

 

  討厭,太討厭了。街上到處都是情侶,亮到連路燈都可以不用裝。LOCK醬把鼻子以下全縮到圍巾裡,全身不自在到好像外套裡頭藏了一隻蟲。臉上浮著不自然的紅暈,他瞪了一眼和他肩並肩走著的OPEN將。

  今天是耶誕夜。OPEN將圍了一條紅綠相間的圍巾,配上一頂鵝黃色的毛帽。是說,他為什麼會答應在這種詭異的日子跟他出來呢?像這樣的時候,會一起在外面閒晃的,都是、都是……

  他奮力地搖搖頭。搞什麼鬼,他才不會承認呢,何況OPEN將也從來沒有說過喜歡他。對內心油然而生的失落感視而不見,一直胡思亂想,一點都不是LOCK小醬的作風。

 

 

 

Section 8

 

  「噢……」OPEN將微微歪著腦袋,(看起來)十分認真地思考著這個深奧的哲學性問題,「我還小,聽不懂這麼難的話耶。」可惜的是,OPEN將苦思之後換來的結果只是換來一條砸在自己臉上的毛巾。「LOCK醬家暴,作弊!」「誰跟你是家人了!」「是是,不是家人,是情人──」

  「幹!」先前的忍耐馬上破功。抬頭準備叫囂抒發滿肚子怒氣,對上的深情眼神卻讓他突然閉上了嘴。「沒關係,就算你罵我髒話,我還是很愛你的。」灰色眼眸裡的誠懇漲到彷彿要從視線中溢出來,LOCK醬發現自己沒用地紅了雙頰。

  「你才作弊。」含羞把臉埋進對方的胸前,他喃喃著,不曉得是不是在自語。「怎麼可能說愛你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